TON开发者,投资者在与SEC诉讼风波中支持Telegram

2020-02-17 16:35:03 来源:区块链铅笔 作者:佚名
  暴走时评:未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Telegram的诉讼影响,该公司的区块链项目TON的开发者和投资者已经组成了一个非盈利性质的社区治理组织。

  翻译:Maya

  TON社区基金会的最早的行动之一就是为Telegram辩护,在周五向纽约南区地方法院提交了法庭之友诉书(friend-of-the-court brief)。

  这份诉书声称“社区有大约2,000名活跃参与者”,并且“ TON区块链已全面可运行,并可以在5秒钟内发布。”之所以还未发布则是因为美国SEC于10月提起的针对Telegram的诉讼中止了其区块链的启动,尽管该项目的开发没有停止。

  该小组由TON Labs的通讯经理Fedor Skuratov创立,TON Labs是由TON投资者为开发人员构建工具的初创公司。基金会网站于上周四晚上线。

  到目前为止,基金会成员共有22人代表各自的公司,其中包括TON Labs本身,券商公司达芬奇资本,钱包应用程序Atomic Wallet和Button Wallet,TON中国和TON法国当地社区的开发者和投资者,以及多家科技初创公司。Telegram本身并不在列。

  自10月以来,Telegram一直在与SEC就出售未注册证券的指控抗争,该公司主张自己在开发的是一个去中心化系统,类似比特币和以太坊。

  该组织的宣言称,基金会将努力使这个想法成为现实。“我们的主要任务是通过协同合作,以最快、最有效的方式将TON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系统进行开发。”

  去中心化

  根据宣言,该基金会将由一个选举产生的理事会主持,将协调开发者、验证者、利益相关者和其他社区成员,通过教育,研发,赠款和游说来促进TON的使用。

  “我喜欢这个项目,但在这个阶段我总是觉得它有点中心化。因此,当我有机会为去中心化做出贡献时,我就参与了!” TON法国社区负责人Philippe Rodriguez表示。

  科技初创公司MixBytes的负责人,创始成员之一Sergey Prilutsky表示,他的公司对如何使用TON有“很多想法”,TON作为区块链似乎“很有潜力”。因此,MixBytes希望在未来的区块链将如何发展方面有一定的发言权。

  Prilutsky说:“作为开发者,我们需要知道将采用什么标准、规范、安全性标准、工具和文档,并参与决策过程。”

  Button Wallet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Nick Kozlov说:“我们进入以太坊社区已经有几年了,我们相信在此类项目生命的最初阶段(即最初的十年),这样的组织是至关重要的。”

  白皮书

  显然,由TON Labs牵头的基金会与TON原始白皮书中描述的TON基金会几乎没有关系。

  实际上,白皮书中描述的概念可能永远不会由Telegram创建,因为它的本意是用于管理原生gram代币的供应。这对公司来说是一个危险的领域,因为它正在试图说服法院自己建立的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,并借此证明其原生代币gram不属于证券。

  根据白皮书,在启动TON区块链,投资者获得代币后,每个后续代币都应由名为TON Reserve的实体出售,而该实体又将由TON基金会控制。

  预计TON基金会“将在TON区块链的第一个部署阶段提供大多数验证者”,决定协议的变化,并在TON成立的头几个月获得多数投票。

  白皮书上写道:“接着,当只有不到一半的gram代币受到TON基金会的控制时,该系统将变得更加民主。”

  恰当的时机

  然后,显然,与SEC的诉战使“民主化”的需求更加迫切。

  1月,Telegram发布了“公告”,称其“没有义务”成立TON基金会。通知还指出,至少在发布之初,Telegram的旗舰产品即流行的messenger应用程序将不会内置gram代币的钱包。

  自去年3月开始启用的测试网钱包应用程序已于11月发布。2月初,Telegram发表了一篇描述TON共识协议(Catchain)的技术论文。

  尽管新基金会的声明中没有任何内容提到SEC的诉讼,但即使Telegram束手无策,该社区显然也希望帮助TON取得进展。

  科技创业公司Everstake的首席执行官Sergey Vasylchuk说,以社区为主导将有助于该项目成功。Everstake是EOS和Tezos等网络的一个验证者。

  “我们不希望这个项目成为法律的人质。我们看到Block.One经历了这种情况,该团队拥有出色的团队和实施能力,但其实践受法律问题的束缚,” Vasylchuk说。

  Skuratov承认基金会成立的时间是根据这次与SEC的诉讼时间线决定的。有关此案的第一次听证会定于2月19日举行。

  他说,但“社区已经到了行动的时候”。